臣本布衣

誓要炖遍全联盟
@白河 宝贝儿~共文共起来~

【叶方】深夜摸个小段子

我真是爱方大大



君莫笑[垂首看着脚下的土地]:我伤害了很多人

海无量[仰头望着头顶的天空]:我也伤害了很多

君莫笑[回头苦笑]:我知道他们恨我

海无量[无语半晌,轻声开口]:相信我,他们一定更恨我

君莫笑[换换摇头]:你不一样

海无量[叹气]:你不过是自己看不开罢了,你就是心软

君莫笑[抿抿唇]:你不要再用心软来形容我了,我知道我有多狠

海无量[耸耸肩]: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罢了

君莫笑[深深望他一眼]:听你的

逐烟霞在旁看了两人许久,此时终于走上前来,缓缓开口:你们。。。在探讨人生?

海无量假作不在意地挥挥手:咳,算是吧

逐烟霞仿若受了极大的震动,后退半步,良久无语。

终究,她憋足了气怒喝:抢个boss深沉个屁啊!你们两个傻逼玩意儿敢不敢先把掉落捡了!

@尘陌 
@闲来煮茶 

不嫁何撩 纯叶方 肉一发完结

转个叶方车!来自一个不想打标点不想修格式不想改错字的懒人,但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方锐大大超赞!

陌笑: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98338881798979&jumpfrom=weibocom

【叶方】小小的小甜饼

非正常叶方
小甜饼一发完
灵感来源于小白人表情包
心血来潮的脑洞,随便写没有修文,有错字有bug有行文不顺有ooc有私设
请包涵



【一】
方锐是被脑袋上尖锐的刺痛惊醒的。猛地一个激灵坐直身子,捂着后脑勺被人敲过的地方,直把两只真诚的眼睛睁得滚圆,开口就骂:“叶修你个臭不要脸的!哥哥就是睡个觉,你至于下这么重手吗!”骂完回头,才发现训练室空无一人,瞅瞅屏幕,自己的海无量气定神闲地站在复活点,一派仙风道骨的道貌岸然。方锐搓搓自己被键盘印出整齐方格的脸,查看着海无量身上的装备有没有被爆,嘴里嘟囔道:“我方大大已经退化到pk都能睡着了?虐菜吗?居然这么让人提不起斗志……”忽然间移动鼠标的右手一痛,方锐什么也没来得及想,先在心里哀嚎一声:“哥的黄金右手啊!”接着才想起抽回手看看怎么回事。只见食指上浅浅一道红印,像被什么东西抽了一道。方锐疑惑地把鼠标翻来覆去地看看,再把手边的打火机,瓜子,拳套,水杯和老魏那个随手搁在屏幕前的嘻哈猴抱枕挨个搬开查看,最后在看见屏幕后探出来的那个脑袋后惊得手忙脚乱把东西碰翻了一地。

那是一个披了条红披风的巴掌大的小人,大脑袋短胳膊短腿,看着跟q版手办似的。本来嘛,一个游戏玩家的桌子上有个手办实在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吓到方锐的是那小人冲他眨了眨眼。活……活的!方锐手里攥着老魏的抱枕,闭目默数了5秒,睁眼,发现那小人又冲他眨了眨眼。方锐面无表情地坐回椅子上,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住小人的披风把他拎到屏幕前放好,自己下巴搁在桌上,与他视线平齐,斟酌了许久,开口道:“您老……何方神圣?”

小人听见他这话,腰一叉眉毛一拧,鼓着脸道:“你打架打一半睡着啦,我来找你算账!”方锐听得一头雾水,但他眼瞅着这小人气鼓鼓的模样,探究的想法全被逗弄的心思压下,伸出一根手指撸了撸小人的头,把他额前的短发弄得乱七八糟。小人差点被他不知轻重的手劲按倒在屏幕上,甩甩脑袋反手抽在方锐指头上,两道印子一深一浅平行地横亘在方大大价值几百万的手上。方锐一怔,旋即坏笑道:“啊,刚刚是你个小东西打我的。”小人一脸警惕,撑开手里武器挡在身前,竟然是把伞,小人又把脑袋探出来,口气不善道:“你想干嘛!是你先说我菜的!”方锐一看这架势又愣了,眼前这护具怎么看怎么眼熟,银白的面,火红的花纹,尾端的尖刺甚至脊骨的流光都和他每日屏幕里见的那个一般无二,这分明是千机伞啊!叶修那把让所有荣耀人惊叹的千机伞。既然这伞是千机伞,那这小人……方锐瞅了瞅他身上那条红披风,艰难开口:“君莫笑?”小君莫笑露出一个不无得意又自矜的笑容。方锐盯着他,咽了口口水,道:“你还挺聪明,知道出来前换身好看衣服,要是原本的装备,我肯定一眼认出来。”

【二】
人们一直觉得能把正直气功师玩成猥琐流的方锐一定有种别样气质,有些人管这种气质叫卑鄙无耻,但方锐自己叫它与众不同。原因在于,方锐觉得猥琐只是一种游戏风格,自己本人还是真诚而正直的。比如此刻,真诚而正直的方锐看着巴掌大的君莫笑瞪着两只大眼睛盯着自己,怎么都生不出猥琐逗弄的心思,倒是心里发痒,直想捏捏他的脸,看看是个什么触感。伸出手,反而变得小心翼翼了,生怕碰坏了他似的轻轻戳了戳小人的脸。君莫笑神色明显一怔,跟漫画里似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接着气恼地抿住了嘴唇。方锐看着就是一乐,拨拨他的千机伞笑道:“小家伙,你戏挺足啊!”说着随手拿过一颗瓜子塞给小君莫笑。指甲盖大的瓜子相对于巴掌大的小人来说明显太庞大,小人把千机伞放在脚边,双手把瓜子抱在怀里,凑过去闻闻啃啃,却不知怎么下口。方锐噗嗤一笑,拿回瓜子,剥开,将瓜子仁递回去。小君莫笑想了想,伸出小短手抱住瓜仁,咬一口,鼓着腮帮子瞧着方锐嚼嚼嚼。方锐看他吃得开心,也觉得有趣,随手一颗颗剥着给他堆在脚边。小君莫笑咽完了一颗,低头瞅瞅脚边小山一样的瓜子堆,犹豫半晌,从怀里掏出一朵不知什么名字的小红花,举到方锐眼前:“花花给你,怪不得无量说你是好人。”方锐一直坚信,身为一个电竞大神纯爷们儿,自己一向拒绝黄,拒绝赌,拒绝可爱萌物。但这一刻,方大大只觉得一道电流狠狠击中了他的心脏,电得他头脑一片空白,只有三个大字烟花般炸裂在眼前:我的天!

【三】
身为猥琐流的代表人物,方锐觉得与叶修和老魏相比,自己实在正直得有些过分了。比如现在,这个每天虐自己一百遍的君莫笑以这么一种萌宠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方大大的内心告诉自己,我应该好好逗他,把他逗得气急败坏拿千机伞尖恨恨地戳自己,却挠痒痒似的毫无作用,然后拎着他脖子到半空中看他伸胳膊蹬腿地无能为力,才不枉这把他拿捏在手里的天赐良机。但看见他跪坐着,双手搁在膝头,一脸乖巧地看着自己,方大大长长叹了口气,伸手捏着君莫笑的腰,放到自己手心里,在心里骂自己一句:妇人之仁!

小君莫笑双脚一接触到方锐手心,立刻收了那副乖得让人不忍的表情,一脸得意地挑了几下眉毛,在方锐掌心蹦跶。距君莫笑从屏幕里钻出来已经有些日子了,方锐觉得自己短短几天就明白了女孩子见到萌宠时尖叫发疯又母性泛滥的状态。小君莫笑在某些方面完全出乎方锐的意料。比如,训练得久了时会从屏幕后探出半个脑袋偷看,三颗瓜子仁能撑一天,最爱玩被方锐抛起来再接住的游戏,要抱着他的手指才肯睡觉,有时候会在桌上和他躲猫猫,等方锐怎么都找不到的时候跳出来得意洋洋地骂他桌子乱。

手上细微的疼痛让方锐回过神来,小君莫笑正咬着他的手愤愤于他的走神,看方锐看过来,放开抿抿嘴,又轻轻舔了舔自己小小的牙印。方锐心一软,把他放在桌上,帮他整整刚刚跳的开心弄乱的披风。

【四】
“点心!帮哥买包烟去!”叶修懒懒的声音直灌入耳。
“点心!”小君莫笑跟着乐呵呵的大声喊。
方锐回头冲着自家队长就是一句:“叫声锐哥来听听!”手上却是弹弹小君莫笑的脑袋,“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小君莫笑张开嘴巴,垂涎三尺地道:“点心!可爱~”方锐内心默默捂脸,被个萌宠调戏了我方大大表示不服!但面上很无耻地一本正经道:“嗯,我也觉得我可爱。”
小君莫笑合上嘴巴,比了个中指。方锐一乐,起身去拿外套。小君莫笑忙站直身子冲他喊道:“可是你不准比我可爱!”方锐没想到他这么公然卖萌,整领子的手就是一顿,心里好笑,旋即无限宠溺地笑道:“好好好,你最可爱,谁也没你可爱。”
小君莫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铿锵有力地回了一声:“嗯!”
方锐转头看看窗外,把手伸给小君莫笑,道:“外面雪好大,带你去看雪。”闻言,小君莫笑欢欣雀跃地跳到他手心,又不安分地顺着胳膊往上爬。方锐立马将另一只手移在自己胳膊下方,一副护着的姿态,嘴里道:“小心点,看摔着。”爬得起劲的小君莫笑抬头冲他一笑,浑不在意:“怕什么!这不是有你!”
方锐沉默片刻,温柔而郑重道:“对,有我。”仿佛立下了某种誓言,就像从前的许多次那样,是不必宣之于口的深埋心底的自我承诺。
小君莫笑体会不到他心思的细微变化,只是单纯得意于方锐对他的看重,当即站在方锐肩头就抖着胳膊左右晃动起来。这是他嘚瑟时候的惯用动作,方锐大大对此的评价是拉仇恨相当稳妥。
已经被化成绕指柔的方锐现在看着这嘚瑟欠揍的模样都只觉得想宠,一根手指轻轻摸摸他脑袋,捏着他放在自己头顶,笑道:“一会儿给你捏个小雪球。”小君莫笑坐稳,拽拽方锐头顶呆毛,千机伞向前一指:“出发!”

【五】
方锐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海无量,跟对面的君莫笑正在pk。君大神出招变招干脆利落,嘲讽犀利姿态闲散,活脱脱一个叶修。方锐隐约觉得君莫笑不是这样的,却也想不起来他应该是怎样的,迷迷糊糊应付了半天,被君莫笑一击击中,受身都没做出来,倒是躺在地上,仰望着走过来看他的君莫笑道:“笑哥,你给我卖个萌呗。”君莫笑一伞敲过来,指着他居高临下道:“你再给哥说一遍。”
方锐恨得咬牙切齿,硬是把自己憋屈醒,才发现是大梦一场。真是荒唐……君莫笑怎么能不会卖萌!正想到这儿,悚然一惊,忽然想起了那个真正会卖萌的小君莫笑,弯弯手指,没有往常被抱着的感觉。方锐心下一慌,摸出枕头下的手机借着屏幕光亮在枕头周围胡乱照着。哪知一个小小身影正凑在自己脸跟前,被他光亮这么一晃,一个不稳直接撞过来,整个脸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即使过程比较意外,但结果终归相同。小小的君莫笑本就是趁着夜深人静要偷亲方锐的,哪知方锐忽然转醒,让他温柔的点水之吻变得不那么浪漫,不过便宜是没少占的。君莫笑跪坐在枕头上,红着脸胡思乱想。
方锐也跪坐在床上,低头看着小君莫笑,骂道:“小子,你心挺野啊!”小君莫笑红着整张脸,不吭声。方锐有些无从下口,想着刚刚梦里的海无量,心里有点堵。正僵持间,听到有轻轻的敲门声,随即是懒懒的问话:“点心?大晚上开着灯干嘛呢?还不睡?”方锐听着这声音忽然心跳快得无以复加,因而错过了小君莫笑的异样表情。
小小的君莫笑听到叶修的声音,想起了上次方锐二话没说给叶修买烟的事,叹了口气。忽然又扯起一个奸邪不怀好意的笑,心里盘算:还是找无量好了。

【六】
方锐大大这两天有点不对劲。首先,他疯狂收集最近很火的小白人表情包,对着那表情包一会儿傻乐一会儿惆怅。其次,他总是试图让君莫笑换身装备,传说老板娘还偷听到他私下跟关榕飞商议,想提升一下君莫笑身上银装的外观属性,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可惜在关榕飞这个死心眼的无视下,无果。再次,他总是明媚忧伤地望着窗外,摩挲一下自己的胳膊,再弯曲一下自己黄金右手。老魏说点心怕是要疯魔,叶修听着了,点根烟接口:不疯魔不成活。

终于,在一次队内pk后,所有队员在竞技场眼看着气功师海无量脚下运气放个华丽的空招,旋即头顶冒出一行字:“笑哥,你给我卖个萌呗。”所有人都默默回头盯着貌似全神贯注的方锐,方锐的黄金右手握紧鼠标,努力忽略自己额头的冷汗。
君莫笑回他一句呵呵,率先退出了竞技场。众人,包括方锐,都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qq滴滴的提示音在耳麦里响起来,方锐点开一看,叶修发来一个双手戳脸的表情,跟着一句【你看我萌吗】方锐吓得手一抖,关掉了窗口。半秒之后觉得不对,点开准备截图发群,却只剩一条【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点心大大觉得自己一点也没被安慰到,趴在桌上画圈圈。眼睛瞄到叶修屏幕里那个身姿修长潇洒到不行的君莫笑,心里哀叹:居然真的是梦……

【七】
受方锐影响,小白人表情包最近泛滥于兴欣的各类聊天窗口。方锐和包子向来是甩表情包的好手,但叶修一向不爱收图,就一张粉丝做的抽烟的漫版自己用于应付各类话题。所以当叶修给他发来一个躲门边偷看的小白人时,方锐心里狠狠一震,下意识发过去一个头顶省略号的小人。
【点心大大最近挺好哈】叶修问候。
【你想说什么……】方锐不无警惕。
【是不是遇到啥感情问题了,说出来哥帮你解决】叶修貌似关切。
【没啥……】方锐垂头丧气。
【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叶修直截了当。
【没有】方锐斩钉截铁。
【你不是喜欢我?】这句话后跟了一个坏笑的小白人。
方锐下意识地发出去一个震惊的小人,迅速打字:卧槽你怎么知道……幸而,在发出去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移在回车键上的手指弯曲收拢进掌心,心跳如擂鼓,然后慢慢移向删除键,在按下去的瞬间被人握住了手。
那行“卧槽你怎么知道……”就那样醒目而刺眼地横在待发消息框里,叶修握着方锐的手,和他一起盯着眼前的屏幕。
半晌,叶修松开他,轻巧地敲了下回车,然后转回自己座位,飞快地打字【从了我呗】
隔了很久,对话框里跳出一个双手搁在胸前,脸上两团红晕的小人,方锐给这个图的命名是:动心。
两秒后,对方跟上一个抖胳膊的嘚瑟表情。方锐记得自己评价过,这表情拉仇恨妥妥的。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喜欢你的?
——我叫醒你那天晚上,其实听到你说梦话,说:笑笑,宠你。
方锐默,其实不是笑笑,是小小,不过没差,总归是一样的。
——你到底做了个什么梦?让你对我卖萌这么有执念?
方锐抬头,忽然邪笑:你去问海无量吧。


end

来波群宣

我爱这里

爱每个人

尤其爱你

光阴如梭 一梭才去一梭痴
时间过了 才知道经历了
述说自己的故事 演绎喜欢的荣耀
全职语c群 从初始到此刻
人来人往 错过的 相遇的
喜欢入戏说话 感受他们的感受
旧时代悄然过去 迎接有你的存在
创造不一样的地方

欢迎加入荣耀第十区开荒小分队

五九四七九九八七八

【王喻】全国家队都在帮队长追妻(12)【补档】

【王喻】全国家队都在帮队长追妻(12)

听说这章掉了,补档

本章如此缠绵,没有什么前言好说

Chapter12

看到唐昊的消息大家第一反应是一脸懵逼。 

PlanC?planC是什么?谁执行了planC? 

唐三打:傻习习牺牲自我孤军深入去执行了planC,但看他这个跑偏程度就知道然并卵。 

一叶之秋:…… 

君莫笑:看来还是得哥出马啊!李轩,你来跟哥一起。 

逢山鬼泣:为什么是我? 

君莫笑:抽签抽的 

逢山鬼泣:什么时候有抽签这回事了? 

君莫笑:就剩你和你家吴女士,点心和他家老林没上了,哥刚在你俩之间抽的 

逢山鬼泣:…… 

海无量:哈哈哈哈 

鬼刻:叶修你给我等着 
 
 
李轩和叶修最后商量出来的方法是给喻文州灌酒。 
把男人灌到半high不醉的程度,再往肖想对象跟前一扔,那还不是嘿嘿嘿! 

两人处心积虑地分别找了张新杰和王杰希,运用了举例论证对比论证比喻论证等多种论证方法详细阐述了【接连几个星期的高强度训练后,大家应该有一个休息的机会】这一论点。 

目的在于让他们分别从理性和情感的角度去说服喻文州。 

注重劳逸结合的张新杰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 

倒是王杰希眼睛一眯,欣然说好。 

于是在喻队宣布了明天休假一天这一消息的当晚,三个男人坐在了酒店的烧烤摊上。 

叶领队一杯半啤酒下肚,成功扑倒在桌子上。 

李轩半劝半迫地陪喻文州喝了不少,动作有点摇晃,但神智还算清醒。 

喻文州全程保持^_^ 

李轩也不知道喻文州醉了没,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跟喻文州推心置腹道:“你就是肚子里弯弯绕太多!你说这事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偏生最该知道的人不知道。每天挂着个不知道真笑假笑,你就是对人家笑出花来人家也以为你肚子里憋着什么坏水。今天带你来喝酒,就是想让你撒撒酒疯,回去把老王吃干抹净了完事!” 

说着又给两人满上。 

喻文州这次没用李轩劝,自己拿过杯子来灌了一半。
 
李轩看着挺满意,正想开口夸奖,忽然脑袋上挨了一下。 

回头一看,吴羽策冷冷地看着他,打他的手还没放下去,黄少天在旁边无声地捂着肚子笑。 

李轩赶紧陪笑:“没多喝,我小心着呢。” 

吴羽策没理他,转头给叶修也来了一下。 

这一下手可重,“砰”得一声让李轩觉得我媳妇到底还是疼我的。 

李轩心里泛着古怪的甜泡泡,拉着吴羽策的手问:“你打他干什么?” 

“让他那天叫我吴女士。” 

【我老婆说你等着从来就不只是放狠话而是真的你等着……我这种蜜汁自豪感是怎么回事?】 

令人一点也不意外的是荣耀教科书叶修大大被这一下打醒了。抬头迷迷糊糊间似乎看到了黄少天的影子,想也没想捞过来就是一个热吻,那缠绵劲看得李轩下巴都掉了。 

黄少天被亲得气喘吁吁,难得地没多话,脸红红的悄悄跟叶修说了句我扶你回去就搀着人走了。 

李轩一边拉着吴羽策的手一边对喻文州道:“看看人家,你回去也这么干!”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 

双鬼二人等到接到消息的王杰希找过来才告辞回房,李轩看到几乎站不住的喻文州终于知道他喝多了。 

但他还是给喻文州使了个是人都能看见的眼色。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杰希对这两个明目张胆把他当傻子的人表示很无奈,把喻文州手臂挂在自己肩膀上,半拉半抱地带回了房间。 

喻文州其实也不大会喝酒,路上脑子一阵阵犯迷糊。
 
但叶修的举动似乎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所以一进门,他就强撑着使不上劲的身体把王杰希按在了沙发上。 

想直接去亲王杰希的嘴,但手臂一软身子一晃,就半趴在了王杰希怀里。 

王杰希左手搂住他,右手食指搭在他下颌上,轻轻一抬,让四目相对。 

利落的脸部线条映在喻文州眼里,一大一小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喻文州神色认真地盯着王杰希看了很久,抬手摸着王杰希的脸,轻声道:“王杰希,我们在一起吧。” 

“好。” 

喻文州嘴角上扬,眼睛弯弯,露出一个在王杰希眼里胜过全世界的笑容。 

王杰希呼吸一滞,抬着他下巴的手一紧,低下头在他口腔里攻城略地。 

喻文州呼吸不畅,漏出两声“唔唔”的抗议,听得王杰希脑子发热,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我会疼你的……”喻队长唇舌自由了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地位。 

王杰希好笑地在他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再一抬头,却发现国家队队长已经去会周公了。


【亮瑜】三分(诸葛亮x周瑜)

三国亮瑜!不是王者荣耀!

三国亮瑜!不是王者荣耀!

三国亮瑜!不是王者荣耀!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弦之月 我竟然真的拖到快6点才发,不过幸好是发了……


不是很懂全职坑混熟的小伙伴为什么点梗点了亮瑜【捂脸】


全篇不长一发完


但是有车所以链接走起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9214316733908


还是一样,蓝链见评论,看不到的gn可以私聊我


【王叶】鬼夜

七月半,来发个应景的,大家鬼节过得愉快否?

送给亲爱的小白河@白河 

很短小,莫打

ooc严重,咳咳

自己都不知道写了点什么乱七八糟。。。



[正文]

“怎么,一个人喝酒啊?”

“这是哪里话?这不都是人?”

答话的人举着酒瓶向周围示意,半眯着一双醉眼,似笑非笑。

整个酒肆的人就都看了过来,漠然的,邪肆的,天真的,怨怼的,各式各样的眼睛像是盯紧了他。

问话的人一撩下摆,坐在他对面,悠悠然满上一杯,眼睛一瞥,余光扫过众人,转移了所有的视线,连带那视线里的情绪都换做了失望和不甘。

红衣的女子率先转回头去,切了一声。

带着睚眦面具的男人举杯向这边敬了敬,仰脖喝干,亮出杯底。

奇的是那小孩子,晃着脑袋要往这里凑,被人拉了一把,回头狠狠一瞪,倒是把那大人惊的放了手,不过到底也没来。

这边玄衣滚了红边的问话人笑笑,举杯要向嘴边送,被人眼明手快按住了。

“蹭杯酒水都不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

“你不能喝。”七分醉的主人家态度倒是坚决。

不速之客从善如流地放下杯子,饶有兴致道:“为什么我不能喝?”

对面的人手一拂,扫倒一片杯盏,打翻的半杯酒顺着桌沿淌下,浸湿了他碧青色的衣袍。

他晃晃脑袋,像要找回神智:“一杯倒的人,喝什么酒。”

“这点小事记得倒是清楚”对方挂起一个懒洋洋的笑,“却记不得我是谁?”

他抬起头,随意瞥了一眼,像是不把这个矛盾放在心上,只随口问:“那你是谁?”

“叶修啊”叶修答的也相当随意。

得到的反应是淡淡的一点头,接着灌一口无关紧要的酒。

酒馆的门忽然被冲开,冷风卷着一地落叶扫过大堂,裹挟着半片没烧完的纸钱,直飘在醉鬼肩头,半黄不白的将他的脸映出了一片青白之色。

叶修伸手拂去他肩头的纸钱,被人一把按住手腕,铁钳似的挣脱不开。

“你不是人。”醉鬼沉声道。头一次完全睁开了眼,让人一眼瞧出天生眼睛不对称的异相。

“想起自己的本职了?捉鬼师王杰希?”叶修眉毛一挑。

厅堂里形形色色的眼睛被这一句话吸引过来,红衣的女人阴测测地笑了两声,垂髫的孩童稚嫩的声音不无嘲讽的“哦哟”了一声。

酒馆的掌柜停下打算盘的手,从柜后转出来,走去带上了门,咕哝了一句:“七月半,鬼开门。”

王杰希松了手,半垂下眼睛遮去醉意,仿佛没注意到周遭的动静:“那是往事了。”说罢又拿起酒瓶直灌了个干净。

刚进门来的蓝衣男子径直向两人这桌走来,手一扬将地上的半片纸钱夹在两指之间,递到叶修眼前,笑眯眯道:“喏,烧给你的,我帮你带来了。”

“喻文州,你怎么又画这个皮,笑着好吃人吗?”叶修抬起眼皮瞟他一眼,又转回视线看着王杰希,“又不是他烧的,我要来干什么。”

画皮一派温和道:“活着的时候他缠了你半辈子,怎么死了你倒不放手了?”

王杰希仿佛全没听到两人的话,自顾自的趴在桌上假寐。

喻文州看他一眼,笑道:“我倒从没见过他喝酒,更没见过他不理你的样子。”

“他清醒的时候定是要收了你的”叶修嘲讽道,“四更天了,你还是不要在这儿浪费时间。”

柜台上的算盘声忽然一停,掌柜的抬头看看窗外天色。

四更了,今夜连打更的都没了。

紫红色的天空上,硕大一轮圆月全被异色压住了光泽,暗沉沉的冷视着俗世。

掌柜的环视一圈空寂的大堂,莫名打了个寒战。

“有妖……”他自语着,“罢了,这账明日再算吧!”

将账本一合,上了门栓,吹熄了灯自往后堂去了。

酒馆里忽然暗下来,也寂静下来,窗口洒了一点月色进来。

良久,不知是哪一个,先低低地笑起来,接着是有人嗤嗤地应和,很快厅里就哄然一片了。

王杰希踉跄着任叶修拽起,眨眼出了酒肆。

屋子里笑声更甚,尖厉的,粗噶的,呜咽如啼哭的,阴阴森森。

蓝衣的画皮站在厅中,温柔道:“酒喝够了,都散了罢。”

叶修站在一个坟头前,看着眼前还残留着一点火星的灰烬,啧啧两声道:“还真烧了。”

王杰希也看着那堆纸钱的遗骸,平静道:“你倒是有人惦念。”

月亮西移,照在两人煞白的脸上。

捉鬼师站的笔直,脚下空空如也。

两只眼睛一大一小,直盯着叶修的脸,哪有半分醉意。

叶修问:“王杰希,你的影子呢?”

王杰希伸手搭上他肩头,一把拉进怀里,声音冷静克制:“你不是死了才肯要我吗?你再逃啊?现下看你哪里逃。”

叶修拍拍他后背,挑眉道:“殉情啊?哥怎么早不知道你这么痴情。”

几颗光秃的小树将阴影投在土地上,冷风吹散了那堆灰烬,泛着红光的月亮慢慢向西走,一声无可奈何的低沉长叹响在叶修耳边。

叶修的坟堆旁,一座新坟并肩而立,简陋的木牌上写了五个字:“王杰希之墓。”

end

[王喻]没有名字的abo车

七夕了,总得发点什么

让老王和喻总好好开个车吧

送给@栀骨 小宝贝儿,我会想你的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5716107812126

蓝链评论第一条,看不了的gn私信我~

祝大家七夕快乐~~

谢谢关注了寻人的诸位,人找到了,平安无事🙏🏻🙏🏻🙏🏻

这位姑娘忽然联系不到了,她的同伴担心她处在地震灾区,看得到的姑娘帮忙转一下吧,或者有消息的可以告知一下。

虽说在下只是帮扩,但也真心希望可以尽快确认这位姑娘的平安。

相信世事虽然无常,但吉人总有天相🙏🏻🙏🏻🙏🏻🙏🏻🙏🏻🙏🏻🙏🏻🙏🏻